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程报价 > 旅游去那最好玩

旅游去那最好玩

2013-2-16 农家院 打印本文
从来没去过草原的我们,在网上只好不停的用百度,还好,有百度。最向往的是呼伦贝尔草原,一望无际,还连接着森林公园,可看点好像很多。但去那边慢游的话估计一个星期,而我们时间比较紧凑,所以选择了离北京较近的坝上草原.坝上又分张北坝上,丰宁坝上,围场坝上。我先择了丰宁,事实又一次证明,这一决定的英明,哈哈哈。老婆之前有带公司同仁们去张北坝上草原,那里有音乐节,可回来翻动他们的照片,看不出来草原的痕迹。所以,当朋友自驾约我们搭顺风车去内蒙另一有赛马节的草原时,我豪不犹豫的拒绝了,而且建议他们也不要去赶那个热闹。事实证明....哈哈,我只能得意的在这仰天大笑。在这哆嗦半天,只是告诉大家选择的重要性,呵呵,当然,很多朋友时间没有我们这么自由,我们算是天时地利人和了。选择了星期一出发,看着天气预报是晴天才过去的。因为我和老战友在北京玩了两天了,19日,我们在北京的六里桥长途客运站买到了去丰宁的卧铺票,票价75,不贵哦。1150从北京出发,我们在车上睡睡醒醒,不时吃点零食,因为是卧铺,也不累,大巴车开得也不快,安全第一嘛,,开车师傅还是满好的,在和我们闲谈时知道我们去坝上旅游他建议我们去坝上京北第一草原大滩,大概快5点到达丰宁。去大滩的车大概1个半小时吧,开到四十分钟的时候,进入坝上,景色有了变化,我们在车里低呼,气温也开始下降了,公路两旁是开得艳丽的鲜花,远处是绿色的山头,或大片的草地。 在车内有人搭话问我们去哪个村子?我一头茫然,但马上发挥出了喜欢问十万个为什么的特长。他耐心的给我们介绍:坝上有好多村子,农家乐,他住的那个村子叫元山子村,离各景点较近,村子就在草原上,于是决定跟他一起回村,当然偶还是有自己的判断的,之前他在车上给抱小孩的妇女力争座位,我知道他起码不是坏人。中巴车到大滩,我们打了个出租,20元到元山子,其实也就三四公里路吧,但这是景区,都是这个价格了。元山子村估计百分之九十都是酒店,农家乐之类的,这个大哥是山东来这里做粮油生意的。他介绍我们去了他家附近的老董农家院,农家院有太阳能热水器24小时有热水能洗澡,还能无线上网,床单什么的也很干净,要价120/间,我们滑价到80/间,成交。这是星期一到星期四的价,周末,节假日好像得150元左右。总的来说这家人还不错了,每次吃饭,我们羡慕的去看他们吃的什么菜,老板都会叫我们一起同吃,当然我们脸皮还没那么厚,哈哈。如果是周末去,一定要提前定房,据说生意好的时候像我们这样奔过是找不到住处的。(联系电话;13931423701  就在老董农家院吃的饭,可能因为没什么住客,食材较少,饭菜只能用一般来形容,看老板桌上有个牛肉,偷尝了一下,觉得还行,就直接端我们桌了,还点了几个菜,好似都普通了,牛肉吃多了会腻,因为带甜味,不过我们俩兴致很好,喝了好几瓶啤酒,喝得服务员都走了,喝得没菜了自己在厨房找吃的,哈哈。随心随性的生活真的好惬意。 第二天起来九点多了,在草原上,太阳已经很足了,我们唯一没做足功夫的是高估了草原的温度,都只带了薄薄的外衣,没想到白天温度也不会太高,尤其有风的时候,真是美丽冻人啊。老董自己就有马,老董给我们挑了相对温驯的两匹马,如果是六日,骑马可没这么简单,你就排队等着吧。我们俩都是头一次骑马,不敢自己单骑,老董骑马跟着我们,也算一匹马的钱,骑马每小时40元。老板娘告诉我们去白桦林来回两小时,我们的马还是很温驯的,只在对面走来二十来匹马的时候,它非想跟着走,老董帮我们扯住了马。老董看着不苟言笑,那天好像有点感昌,他给我们讲了好多草原上美丽动人的故事和景点。情人谷、闪电湖、黄花岛、老白桦林、点将台、等等。老董是一个在草原上骑马的好手,我们在骑马的过程中交了我们好多骑马的技术,再回来的路上终于能让马在美丽的草原奔跑起来了,那种感觉没法言表。一路四个小时的马背上颠簸,到酒店又饿又累啊,觉得这顿饭比哪顿都香,喝着热乎乎的酸辣汤,身体也暖和了。吃过饭,老战友和我决定太阳正好,再去骑一圈。太阳下山的话,估计会很冷了。老板娘对我们倒是挺放心,让我们一人骑一匹出去跑跑,不需要人跟,。在大草原上,我们的马奔起来了,但老战友没踩稳,一直在叫:要掉下来了。而我同时在说的是:这才是跑起来的感觉。如果我们再早来一个月,看到的就是网页上能看到的遍地星点五彩缤纷野花的场景了,有点小小的遗憾。一个多小时,太阳渐渐躲在云层里去了,我们也回酒店了。这里的月亮颜色也比城市的要更明亮,弯弯的挂在山头。等十来点钟,星星果然很多,密密麻麻的,但比城市里的看起来更小一些,是因为天空显得更高的缘故。但上次在湖南老家纳凉看星星,觉得是又多又亮的。所以,草原上的星空在我眼里还不算一大亮点了。 因为都觉得累了,老战友的工作上急需她回去,本来想再休闲一天的我就没坚持了,也决定转天就回北京,睡了一晚才知道,第二天是全身散了架啊。话说准备坐第二天来村里接客的八点的去丰宁的中巴,刚躺下的我们就听院子里惊天动地的K歌声,已经十点了,那个郁闷啊,披着衣服去找老板理论,他说他已经答应客人唱到十一点了,虽然生气,但也没法,但意外的是我回房后歌声也终止了,转天才知道那批客人也觉得不好意思就跑到镇上去唱歌了。回房后的我又对刚才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了,跟老板说的话也有些过份,毕竟人家是做生意的。当然,转天我一提及晚上的不好意思,老板很大度的说没什么了,毕竟事关睡眠,可以理解,说开了心情也愉悦了。 我现在都想不出来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我们在第二天早上五点二十爬起来,脸不洗,牙不刷的举着相机狂奔到村子的东边观日山上看日出了。直到从山下下来,才发觉一身哪里都疼,别说跑了,轻轻挪一下身子,都好费劲。虽然没拍出来什么好的照片,但那一刻太阳的光芒我还是记住了的。有在泰山看过日出,有看过别人海上日出的照片,可草原上的日出完全是两个样子,一出山头,不是一个红彤彤的球,一出来就是光芒万丈。拂晓的村庄在金黄的阳光里别有一番韵味